风月大陆 第五章 意料之外      
「这个家伙还真是顽强……」从开战以来,就跃跃欲试的龙灵儿在于凤舞的身边不住的嘀咕着,间接的表示着自己请战的要求。脸上那种难以按捺的神态让于凤舞忍不住微微一笑。「你不要小看林洪,他可是云阳军中最好的指挥官,在这种情况下,他的部队依然还能够保持一定的阵线,应该说他做的很不错了。」「可是他还不是一样中了大姐你的计谋,成为你的手下败将吗?」龙灵儿的小嘴轻轻一撇,不以为然的对于凤舞说道。「龙小妹,你这样想就不对了。」出声说话的是站在于凤舞身边的柳琴儿:「林洪他这一次的失败,是在于一开始,他的整个战略就错误了。云阳王战败被俘之后,他就不应该再来寻求和我们进行合战的机会,加上他对自己的信心又太强了点,所以,才会中了大姐的计谋。」于凤舞颇为惊讶的望了一眼柳琴儿,没有想到,柳琴儿跟随自己多年,今天还是第一次表现出令人刮目相看的战场洞察力,看来自从得到神剑的力量之后,她的确是变化很大。看着眼前战局的变化,赤锋军团的战线已经岌岌可危,于凤舞知道应该给林洪他们最后一击了。她的脸上现出一丝肃杀之气,手中的裂风枪一指赤锋军团战线中最薄弱的地方,提气沉喝一声。「是时候了,我们出发!」等于凤舞这一句话已经好久的龙灵儿顿时精神大振,身化一阵长风,率先冲了出去。在她的后面,于凤舞和柳琴儿率领着天龙军团一千名最精锐的战士,有如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,刺向了赤锋军团的战线。于凤舞居中,她的左边是龙灵儿、右边是柳琴儿,三人形成了无坚不摧的攻击三角形,赤锋军团的士兵根本连她们的模样都没有看清楚,就已经血溅当场了。   ※※※「大人,快点下令突围撤退吧!」发现局势已经越来越不妙,身边的参谋官纷纷向林洪提议。「撤退,我可以撤退吗?」林洪难掩凄苦的回答。他望了一眼在战场上高高飘扬的战旗,代表着于凤舞的战旗所到之处,波开浪分,赤锋军团的士兵根本无法抵挡。而且所攻击之处,均是赤锋军团战线中最薄弱的地方,几乎片刻的功夫,他们的战线就被切割得七零八落,再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来。「如果我现在撤退的话,赤锋军团就真的可能会全军覆没了。所以,我必须留下来!」林洪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痛苦的神色,但旋即转为果决,开始向手下的将士下达了依次撤退的命令,而他自己则留在战场上为他们殿后,抵挡于凤舞的攻击。「大人!……」一众将领不由得大为感动,纷纷向林洪请战,要求由他们来负责殿后。「不用说了,你们都按照我的命令去做吧!」林洪断然拒绝手下众将的好意。其实在他的心中,也有说不出的苦衷,像他这样的情况,如果撤退回到云阳,也无法逃脱云阳王的处罚,而且也没有脸面去见信任自己的镇西王。可以说,当战局朝溃败的方向发展之际,林洪就已经清清楚楚的知道,他完全没有退路了。「如果于凤舞的计谋周全,那么你们撤退途中,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可以过。要记住,尽可能的保存实力。」林洪最后叮嘱了一声,便义无反顾的率领着自己的近卫队,朝于凤舞战旗的方向走过去了。在他这一支队伍的旁边,许多的赤锋军团士兵,丢盔弃甲,争先恐后的往后面溃败下去。这还是自己引以为荣的精锐部队吗?林洪的心中不禁深深为之痛惜,这都是因为自己的一时轻敌和误算。这样的耻辱,也只能用自己的鲜血来洗刷。林洪和他近卫队的顽强抵抗是绝望的,他们已经不是在为胜利,而是在为荣誉和生命进行战斗。被林洪的精神和勇气所鼓舞,也有不少的赤锋军团将士留下来坚持战斗。   ※※※当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,整个战斗已经变成了一场大屠杀,留下来殿后的赤锋军团将士近乎全军覆没,加上之前的伤亡,赤锋军团有五万多人被杀,一万多人被俘虏,林洪则被龙灵儿当场击毙。除此之外,包括副军团长林桉在内的七十多名赤锋军团战将阵亡。真正逃脱的只有三万八千多人,这些人根本不敢在青州多待一刻,一口气撤回到了云阳的边境,之前赤锋军团所佔领的地方,也尽数回到了天龙军团的手中。不过,这一次的战斗,天龙军团的伤亡也不小,约有八千人阵亡。而且,其中有近五千人是在和林洪的最后决战中战死的,这也让于凤舞不得不佩服林洪和赤锋军团的顽强斗志。   ※※※艾司尼亚无忧宫的大厅中,叶天龙望着眼前这些神情不安的男人,嘴角不禁流出了一丝淡淡的轻笑。「你们知不知道,我把你们召集过来的用意?」叶天龙的声音打破了笼罩整座大厅的可怕静默。身穿华丽官袍的男人们相互间交换了一阵眼神之后,那个站在最前面的男人终于鼓足勇气,上前两步,向叶天龙行了一礼,然后才开口说话。「叶天龙大人,我们不知道您的意思是……」说话的这个男人,名叫辛提法,是法斯特帝国的工部大臣,年约五十岁,曾经在尚书省下的六部中担任过不同的职位,属于那种从低层一直做上来的,真正意义上的行政官员。可以说,他在这些官员中,是德高望重的一个。也因为他的经历和声望,尤那亚在杀了工部尚书之后,便将工部的具体事务交由辛提法来操办。「我想你们都知道,倩公主殿下将在后天登基,加冕成为法斯特的女皇。」说到这里,叶天龙故意顿了一下,让眼前这些男人能够有时间好好消化一下自己话中的含义。看到众人的脑袋都低了下去,似乎是不敢接触自己的眼睛,叶天龙不禁在心底暗暗冷笑了一声。「倩公主殿下希望诸位都能够在她加冕之后,继续为法斯特帝国效忠。」在众人一片的惶恐不安中,叶天龙慢条斯理的说道。他的话有如一声巨雷,在众人的头上炸响。经历了上一次尤那亚的大屠杀,这些大臣都已经在心理上準备好接受再一次的清洗。所以,在接到叶天龙邀请之后,他们是抱着将死的心情来无忧宫的。一瞬间,所有人都猛的抬起头来,以一种完全不敢相信的眼神望着叶天龙。「不要怀疑你们的耳朵,我是说你们诸位都可以继续留任。现在,都去好好做你们自己的事情吧!」说罢,叶天龙不再看眼前这些神情百变的男人们,转身往后面行去。「叶天龙大人,请留步!」背后传来了辛提法的喊声。但是叶天龙并没有回头,而只是淡淡的说道:「你们现在回家去好好準备一下,明天早上,我希望看到诸位大人都能够準时出现。我不管你们以前是怎么样的,从明天开始,谁要是想动什么歪脑筋,那么就别怪我对他不客气了!」话音未落,女神战士的首领和她的两个同伴出现在大厅的门口。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之后,她们便大踏步的走了进来,紧跟在她们后面的,是几个全副武装的城卫军士兵。全身包裹在黑色皮甲里面的金髮美女,曲线惹火,雪白的肌肤在黑色皮甲的映衬下,比之最上等的白瓷还要光滑白皙,真可谓是成熟美艳,不可方物。不过,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固然是令人赏心悦目,但她们脸上的神情却是足以让人手足发冷,尤其当这些男人们看清楚后面那几个士兵手中所提的物件之际,更是个个在暗中倒吸了一口冷气。因为被这几个城卫军士兵提在手中的,是三颗血淋淋的人头。这三个首级无不是呲牙裂嘴,望之触目惊心,十分可怖。首级上的鲜血依然还在慢慢滴下,可见是刚刚从人身上砍下来的。「公子,鲍鲁斯和他的同党都已经清除了!」在场的所有人不禁面面相觑,鲍鲁斯是尤那亚新任命的兵部尚书。当尤那亚任兵部尚书的时候,鲍鲁斯就是他的两个副手之一,可以说,他是尤那亚的亲信心腹之人。「很好,几个首犯都解决了吧?」叶天龙站在了脚,慢慢转过身来,不动声色的问辛西雅道。「是的,按照您的吩咐,我们仅仅是处决了鲍鲁斯和他的两个同党,并没有伤及他们的家人。」满意的点点头,叶天龙下令将这三个人头悬挂在城头,以昭告天下。等城卫军的士兵领命下去之后,他又对辛西雅说道:「你们回来的正是时候,现在跟我一起去阿尔沙米斯家吧!」大厅中的一众大臣顿时又是感到一阵心寒,难道叶天龙的屠刀又要落到礼部尚书阿尔沙米斯的身上吗?因为阿尔沙米斯也是接到叶天龙邀请的一位大臣,但是他却是断然拒绝前来无忧宫。   ※※※叶天龙一行人抵达阿尔沙米斯的府第,令人感到意外的是,阿尔沙米斯府第的大门敞开着,但是里面看不到一个人影,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有。如果换成是别的人,也许为这种异常的情况思考一下,但叶天龙却是想也不想的就往大门走去。「公子,小心里面……」跟在后面的玉珠抢上一步,闪身在叶天龙的身边,对叶天龙低低的示警道。「谅他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!」叶天龙满不在乎的道。他毫不在意的一挥手,依旧大踏步昂首走进了阿尔沙米斯的府第。在他的身边,玉珠和辛西雅却是全神贯注的戒备,生怕敌人会从什么地方突然杀出来。一行人穿堂入室,四周依然是一片死寂,好像一下子,这座佔地数亩的华丽府第里面的人都已经凭空蒸发了。叶天龙站在花木繁茂的庭院中,他的视线投到了前面不远处那一座高大的正厅中,而他身边的玉珠和辛西雅等人更是暗中运气。因为她们已经察觉到在前面的正厅里面,藏有不少的人。「不用多看了,我们都在这里。」从正厅中蓦然传出了一个沉稳有力的男子声音,虽然中气十足,但是缺少一种内在的潜劲,显然这不是一个修武之人,起码说,他的武技很有限。叶天龙突然间微微一笑,率先举步向前,过了青石道,踏上了云石台阶。在他的身边,玉珠和辛西雅两个人也渐渐鬆弛了下来,因为到此刻,她们已经察觉出正厅里面并没有足以威胁到叶天龙的人物存在。其实,真正说起来,正厅里面这些人的武技修为在玉珠和辛西雅她们看来,根本就不能够称得上是武技。「叶天龙大人,我等你多时了。」叶天龙刚刚步入正厅,坐在正中主位上的一个清瘦老者便站起来,神情凛然的大声说道。虽然和阿尔沙米斯仅仅是见过几次而已,但叶天龙还是十分清楚的确定,这个站出来说话的老者正是尤那亚所任命的礼部尚书阿尔沙米斯。举目环顾四周,叶天龙所看到的,大部分都是妇孺老幼,当下心中微微一动。「你在等我?」叶天龙一脸平静的走到阿尔沙米斯的跟前,不动声色的问道。「是的,叶天龙大人,我和我的家人都在等待你的到来。」虽然语气强硬,但阿尔沙米斯在叶天龙的强大气势压迫下,还是身不由己的往后退了一步。当叶天龙发出霸道的气势,即便是布利亚古这样强悍的武技高手也难以抵挡,何况是阿尔沙米斯这样的文职官员。现在能够支撑他站在叶天龙面前,而没有一屁股坐下去,完全是他心中那一股坚强的信念和文人的傲骨。「你知道我一定会来找你吗?」叶天龙不免有些好奇的问道。「我知道一定会有人来的,但是我没有想到是叶天龙大人你亲自出马。」阿尔沙米斯有些自嘲的苦笑了一声,旋即他的神情转为强硬生冷:「我这把老骨头,还真是受叶天龙大人的关照。你现在可以动手了!」「动手?为什么要动手啊?」叶天龙出乎意料的变得十分有耐心。「叶天龙大人,你不用多说了,也不用多担心。我家里的人全部都在这里了,就请你给我们一个痛快吧!」一边说着,阿尔沙米斯的神情也渐渐变得激动起来,脸上也现出一副慷慨激昂的表情。而站在阿尔沙米斯旁边的那些人中,有几个女人却是神情恐慌不安。当叶天龙的视线和她们相触的时候,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她们的目光在游移,眼神之中有乞求、有悲哀。「你是要我杀了你们全家吗?」叶天龙颇为吃惊的望着阿尔沙米斯,接着他好像是听到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一般哈哈大笑起来:「原来你就是因为想到这个,所以才这样做的,对吗?」阿尔沙米斯十分响亮的回答道;「是的,我知道大人你绝不会放过我的。从早上拒绝到无忧宫的那一刻起,我和我的家人就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。所以,我也把家里的僕人都遣散了。」没有说话,叶天龙的视线缓缓从阿尔沙米斯的家人身上扫过,特别是几个小孩子的身上,他的视线更是停留了较长的时间。反覆看了两遍之后,叶天龙才慢吞吞的说道:「这几个都是你的孙子吧?」阿尔沙米斯有些怜惜的望了那几个男孩子两眼,然后猛的一咬牙,大声的对叶天龙说道:「是的,他们都是我的孙子。」「他们还这么小,你怎么忍心让他们就告别这个世界呢?」叶天龙一边含笑说着,一边做了一个手势。在他身右的辛西雅和另外一个女神战士立刻飞身闪出,从人群之中将两个年约七八岁的小男孩提了出来。阿尔沙米斯的家人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,但是辛西雅和她的女神战士所展现出来的武技和实力,让这些人十分清楚,他们就算是再多几倍的人,都不可能和眼前这两个美艳的金髮美女相抗衡。阿尔沙米斯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,喝住了家人的骚动,然后一言不发的恶狠狠的瞪着叶天龙。「真是可爱的小孩子。」叶天龙走到了两个不住挣扎的小男孩身前,伸出了一只手,捏了一下其中一个男孩的脸颊,微笑着转首对阿尔沙米斯说道。「要杀便杀,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!」阿尔沙米斯终于沉不住气了,他的双手握拳,手背显出了用力的肌肉线条,嗔目朝叶天龙大叫道。「真是奇怪,不是你要我这样做的吗?这也是你所希望的,对吗?」叶天龙讽刺的说道。同时,他重新挺身,在他的示意之下,辛西雅和她的同伴同时鬆手,放掉了两个小男孩。两个受惊不小的小男孩哭喊着重新扑回到他们母亲的怀抱中。他们的母亲更是紧紧将他们揽在自己的怀中。「真是感人的一幕。这么小的孩子,你忍心让他们都成为你的陪葬吗?」叶天龙这一次,没有容许阿尔沙米斯开口说话,便气势汹汹的责问道:「还有你的这些家人,他们为什么要为了你那一点自私的想法做出牺牲呢?」面对叶天龙如此出人意料的反客为主,阿尔沙米斯一时也变得有些糊涂起来,因为他原先所估计的场面一个也没有发生,所以他準备好的许多备案,一个也没有派上用场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玲珑孽怨 第七十六章 梦醒时分
评论加载中..